美女出租豪车疑遭租客低价变卖 频接诡异电话

2019-06-07 06:22:58 来源:百度新闻
记者:陈杰 来源:百度新闻

12月9日14:19,王小姐来电:我有一辆保时捷,通过租车公司租出去了,有个人租了我的车,现在拿到萧山去低价变卖,这算不算诈骗?就我了解到的情况是,租我车的人好像借了高利贷,把我的车押给高利贷,高利贷放到黑车市场上。我的车现在还在萧山,这要赶紧去拦截啊,等转卖几次就来不及了!

记者舒俊核实报道:王小姐是位20多岁的美女,皮肤好,厚嘴唇,扎马尾辫。昨天见到她时,她和朋友小李已经在望江派出所待了大半个下午。

小李是一名私人租车中介,常常帮私家车主找租车人,也有租车人会主动联系他,让他帮忙找一些比较难租的汽车。王小姐的保时捷Boxster,就是小李经手租出去的。

租车人姓卢,萧山戴村镇人。交车当天,小李与卢某签订租车合同,租期10天,日租金2200元,押金3万元,卢某一次性付款52000元。

10天租期过后,卢某要求续租10天,12月5日到期那天,小李和王小姐同意了,但卢某之后没有再打钱。

后来,王小姐去北京出差,但在12月5日晚上,王小姐突然接到一个诡异电话——

对方报出她那辆保时捷的车型、车牌号、颜色,然后兴奋地问:“你是不是要卖车?”

陆续接到诡异电话——

你的保时捷到底卖不卖?

王小姐的保时捷Boxter是一辆咖啡色双座敞篷跑车,市价八九十万元。半年前,王小姐用全款买下这辆车,至今跑了16000公里。

对于电话里无厘头式的问话,王小姐起初以为有人恶作剧,把她的车辆信息放到网上去了。

“我没有要卖啊?”王小姐在电话里回答。

“那这个车在不在你手上?”对方问。

“不在,你是听谁说我要卖车的?”

“我在网上看到的,那你到底卖不卖?”

“我不卖!”王小姐大声说,对方挂线。

第二天晚上,又有人打来电话,问她是不是要卖保时捷。

这次,王小姐打算问问清楚。

对方说话东北口音很重,她叫他“东北人”。东北人自称是一名混迹于地下车市的买家,根据保时捷车牌号,他通过内部手段得到了王小姐的手机号。

“你的保时捷不在自己手上吧?你的车被人抵押掉了,现在圈子里好多人对你的车感兴趣,现在只卖30万块不到。”东北人说。

“我把车租给别人了!难道他拿去抵押了?我该怎么办?”王小姐惊慌失措。

“拿回来是比较难啦!我看这辆车子还不错,想问问车主为什么卖掉,果然是被别人抵押了。”东北人挂了电话。

王小姐当时还在北京,马上给小李打了电话。小李说,他也正在催卢某交钱、还车,但这几天卢某的手机一直占线,联系不上……

电话里的那位东北人说

他看到过那辆保时捷在金城路交易

12月7日,深夜,王小姐的微信闪出一条消息,有人要加她为好友,对方就是“东北人”。

东北人说,他在萧山,当晚已经看过王小姐的保时捷,“现场验了货”。

昨天,王小姐打开微信,点开当晚东北人发给她的两条语音短信。

东北人在第一段语音中,描述了12月7日晚上验车的情景。

“他们(卖家)有二十多个人,来了一辆凯美瑞、一辆别克、一辆宝马、一辆途观,都是坐满人的。你的保时捷是后来开过来的,车上两个人。我感觉你的车是拿不回来了,他们让我看完车子,前后两分钟车子就开走了,然后再砍价。”

东北人说,当晚保时捷的售价已经降到26万元,双方在价格上没谈拢,没有交易。

东北人还说,他在现场看到了卢某!卢某额头有伤,应该是被人打的,现在已经被控制起来。

在另外一段微信语音中,东北人说道:“他(卢某)欠外面大概50多万,欠的不是一个人啊……”

东北人当晚还发给王小姐一张交易地址的地图截图,位置在萧山金城路600多号,王小姐马上通知小李,让他赶去金城路抢车。

12月8日凌晨1点多,小李赶到金城路600多号。买车、卖车的人全都不在了。

联系上东北人,东北人说他已经在嘉兴了,小李让他回来谈谈,他答应了。

东北人提出两个方案

8日凌晨2点多,一辆无锡牌照的奔驰车,在金城路600多号停了下来。

车上下来一个胖子和一个瘦子,瘦子管胖子叫大哥,胖子就是东北人。

小李说,东北人给他两个提议。

一、王小姐给他26万元,他帮忙把车拿下,等于是替王小姐买车。

二、他把卢某和卖车的人的大致位置告诉王小姐,但王小姐要付点辛苦费给他,包括高速上汽车来回的费用和油费,1万元。

小李转告王小姐,王小姐觉得第一种办法根本就是笑话。“我自己的车,为什么我要花钱买?”

至于第二种办法,王小姐觉得不可信,“等他拿到钱,可能只说一大片区域,到时又被他骗去1万块。”

12月8日下午,北京的事情终于忙完了,王小姐回到杭州,找了几个朋友商量对策。当晚她和小李还赶去萧山戴村镇,希望通过卢某的家人找到卢某。

“不过昨晚我们去得太迟了,中间还要找路,到那边就晚上11点多了,镇上人也没有,根本不知道他住在哪里。”王小姐说。

王小姐说,当初保时捷交给卢某的地点是近江电影大世界门口,所以昨天她就去望江派出所报案。

望江派出所说,由于保时捷在他们辖区内的交易行为是合法的,他们派出所无法受理,建议王小姐去萧山报案。

王小姐只好开着自己的另一辆车——奔驰S250赶去萧山。在路上,王小姐认为有必要先去萧山戴村镇走一趟。

萧山戴村,有人说——

租车的卢某从来没有正经工作……

戴村镇位于萧山南部,晚高峰时从杭州市区过去,要走1个多小时。

在路上,小李懊恼不已,后悔把车子租给卢某,“他过来拿车那天,一身黑(衣服、裤子都是黑的),样子挺酷的。他手上拎着一袋钱,走过来丢给我说,这里是5万2,你点一下。”

小李以为卢某是位大老板,根本没怀疑过他,“他还让我以后去弄个POS机,说是拎这么多现金太重了……我问他租车去干什么,他说,泡妞咯。”

昨晚6点多,到了戴村镇。王小姐先去戴村镇派出所。

民警了解情况后,认为王小姐遇到的应该是合同诈骗,他们无法立案,建议王小姐向萧山区经侦大队报案。

王小姐交涉无果,在路边买了一包烟,香烟店老板正好认识卢某。

“他在我们镇上可出名嘞!他是一个身上只有100块钱,也要抽软中华的人。十五六岁就跑去萧山市区混了,从来没有正经工作。他在萧山欠了债,就跑回家里来,经常有讨债的人过来。他父母在镇上开了个小型塑料厂,现在都不认这个儿子了……”

王小姐一听,觉得找卢某父母已经没有意义了,只好再开车去萧山区经侦大队,又是一个小时的车程。

萧山经侦大队的民警看完租车合同,认为卢某租车时出示的身份证是真实的,所以不能称为合同诈骗,只是普通的侵占行为,经侦大队无法立案。

民警建议王小姐向法院起诉,走民事诉讼程序。

昨晚8点,王小姐坐回奔驰车,神情平静,开了一段路,她突然恼了,“我一定要把车拿回来,总有一个部门是管这事的……”(都市快报 记者 舒俊)

www.13925153317.com
特色栏目